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Judicial policy

司法政策

司法政策

南浔法院巧引“活水”破解两地企业困局

作者:律搜网采编 发布时间:2021-01-13 17:30:01点击:
本文有970个文字,大小约为5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春 通讯员茹玉

“感谢贵院法官,想企业所想,急企业所急,让终结执行的案件起死回生,帮助我们尽快拿到了执行款,极大地缓解了我们的资金压力。”近日,一封感谢信落到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的案前。

写这份感谢信的申请执行人是南浔某印刷企业。据悉,2018年1月,这家印刷企业向南浔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有三个。一个是欠下696万余元包装定作款的上海某食品公司,另外两个是给该食品公司做担保的上海某实业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

从2003年开始,上海某食品公司向该印刷企业定作食品包装袋,到2017年年底,共欠下696万余元。因该食品公司长期拖欠巨额定作款,南浔某印刷企业担心其支付能力,2016年上海某实业公司和其法定代表人为该食品公司出面作连带保证。而后,双方在2017年又签订了一份《欠款附加利息协议》,约定除上述定作款外,上海某食品公司还需支付南浔某印刷企业利息220多万元。

但是,这些“保证”并没有让南浔某印刷企业要回欠款。不得已,该印刷企业提起诉讼。由于事实清楚,该案经南浔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分期支付上述款项。

然而,三被告人并未按调解协议如期支付欠款。2018年7月,该案经申请立案执行,执行标的额已达989万余元。因上海某食品公司无可供执行财产,南浔法院将另一被执行人上海某实业公司名下的厂房土地查封。考虑到此前该公司另有债务纠纷且查封的土地厂房已被设定抵押,南浔法院将首封处置权移交给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8年12月,穷尽执行手段,南浔法院为申请人执行到14万元后,因申请人南浔某印刷企业与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且被执行人名下暂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经申请人同意该案终结执行。

该案虽终结执行,但南浔法院执行法官并没有停止为该案执行寻求突破口的脚步。

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企业发展备感艰难。对于像本案中南浔某印刷企业这样的小微企业,执行难无疑是“雪上加霜”。2020年8月,南浔某印刷企业提出恢复执行申请。

南浔法院执行法官多次奔赴上海被执行人上海某实业公司所在地,通过社区走访和多方查控,查找有价值的财产线索。在反复调查中,执行法官竟发现作为被执行人的上海某实业公司名下有一块国有划拨土地厂房涉及拆迁,且赔偿金额巨大,可能过亿元。但这份惊喜的背后还有“梗阻”。这块土地在2018年执行时已被南浔法院查封。按照拆迁的相关规定,查封的土地会给拆迁带来很多阻碍。

考虑到人民法院服务保障“六稳”“六保”的司法职责,如果机械地强制执行,就会面临南浔本地小微企业拿不到执行款,上海被执行企业也将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互损”局面。由于案件涉及浙江和上海两地企业,如何既能保障浙江南浔企业的合法权益,又能兼顾被执行人上海企业的切身权益,成为考验南浔法院执行法官执行智慧的一道难题。

南浔法院

执行局多次召开庭务会,对这起案件全盘考虑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促成查封厂房土地解封。

执行法官首先找到被执行人上海某实业公司,和对方详细分析了当前厂房土地查封给拆迁带来的不利影响,希望被执行人想想办法先支付部分执行款,争取让申请人同意解封。在执行法官的建议和努力下,被执行人上海某实业公司成功引来第三方注资,通过注资代为偿还400万元,并与该印刷企业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约定在2020年12月31日前,第三方注资全部到位后,全部用来清偿剩余未清偿的案款。看到400万元执行款到账,剩下的500多万元欠款年底到位也达成了书面和解协议,该印刷企业同意对被执行企业名下已查封厂房土地解封。

解封后,作为被执行人的上海某实业公司也因此扫清了获取政策性拆迁赔偿的全部障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8259456107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15750953375

二维码
线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